第83章 循循善诱?乛?乛?(1 / 2)

他太野 旧辞 2731 字 25天前

唐云泽挑的是不同口味的。

余瑶挨个尝了尝,发现都挺好喝的。

酒精味很淡,和饮料差不多。

唐云泽其实并没有劝酒,但因为果酒的口感很好,而且他又说好要给她“放假”。

余瑶丢了警惕,不小心还是喝多了。

也没到完全喝醉的地步,毕竟果酒度数不高。

只是精神受酒精的影响,不自觉地松弛下来,大脑放空,晕乎乎的,什么也不想想。

余瑶趴在桌子上发呆,捏着一根干净的筷子,手贱地戳杯子里还没融化完的冰块。

“哗啦。”

“哗啦。”

“哗啦。”

冰块不规律地撞击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余瑶正玩得兴起,一张白色的卡片突然进入了视线。

余瑶迟了几秒钟,才顺着卡片上按着的手指,看向手指的主人:“这是什么?”

唐云泽说:“上次带你看过的那套房的小区门禁卡,房门密码和这里的一样。”

余瑶愣了下:“可是我……”

“不是想尽快搬家吗?”唐云泽打断她。

余瑶有时候甚至觉得,唐云泽简直有什么读心术一样。

感觉她无论想什么,他都一清二楚。

她确实想尽快搬家,但搬进唐云泽的房子,并不是她的优先选择。

唐云泽问她:“瑶瑶,你后面还有很多工作,确定要把时间浪费在找房子上?”

这么说是没错……

余瑶不满地抱怨:“你干嘛要在我喝酒之后跟我说正事啊,我现在很笨的。”

唐云泽随口敷衍:“刚想起来。”

他揉了揉她的脑袋,说:“现在答应了,明天早上就可以搬家。”

余瑶的脸皱成一团,还是很纠结。

唐云泽看了一眼她的表情,淡淡地补充:“自己不住,也可以给你妈住。”

“?!”余瑶的眼睛瞬间瞪大,简直称得上是惊恐地看向他,“什么意思?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她并没有跟他说过家里的事情。

非要算起来的话,也就是前天晚上她刚到家的时候,没来得及挂电话,被他听到了几句和妈妈的聊天吧?

唐云泽不露声色,点到为止:“你妈来这边看你的话,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。你以为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……我没什么意思。”余瑶的警惕心被酒精瓦解了大半,没什么防备地说了实话,“我以为被你发现了。我还要给妈妈找房子搬家,我们家之前一直租住的沈征程家的房子,现在肯定不适合继续住下去了。嗯……你之后能不能再给我两天假?”

唐云泽:“……”

这一点倒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难怪沈征程在余瑶的事情上,有种莫名自信的主导性。

恐怕除了余瑶对他的喜欢之外,他还一直把自己当作成了施恩者吧?

唐云泽心念一转,顺着她的话道:“不如趁这个机会把你妈接来这边好了。”

余瑶本能地拒绝:“你在说什么?肯定不合适啊。”

她自己都不确定以后会不会一直在这个城市,怎么可能把妈妈也接过来。